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电器沙龙资讯网—最新最全的专业音响灯光行业资讯

 

电器沙龙资讯网
视听行业人才网
电器沙龙商务网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访 >> 阅读文章

给声音“化妆”的人,是怎样炼成的——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舞台美术队队长任晓兵

2012-09-12 14:04:42 来源:电器沙龙资讯网 浏览:85

编者按:

每当总政歌舞团深入基层为官兵群众表演时,这些艺术家、演员总会受到广大观众和部队官兵的热烈欢迎。而在这些艺术家动人嗓音传递给听众的幕后,也有一大批音响方面的专家在勤勤恳恳地工作。没有他们给声音进行化妆,进行艺术加工,前台的表演就不会如此完美。本期《专家访谈》栏目,将与总政歌舞团的音响舞台专家任晓兵一起,探索给声音“化妆”的人,是怎样炼成的。

任晓兵,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舞台美术队队长、主任舞台技师、音响设计。国家音响专业评标委员会委员、中国演艺设备技术协会专家委员、中国舞台美术家学会音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多年来,在舞台工作专业方面所做的突出贡献,得到了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和业内著名专家、导演、著名歌唱家、舞蹈家、表演艺术家、演员和同行们的赞扬和表彰,先后获得突出贡献奖多次,红星艺术奖多次,嘉奖十多次,三等功三次,优秀共产党员二次。获得过多届全军文艺会演《闪闪的红星》、《祖国,请检阅》等大型歌舞剧音响、灯光总体设计一等奖。今年又获国务院文化部中国舞台美术家协会评选为全国优秀剧目中国歌剧《木兰诗篇》音响总体设计奖。

 

 

 

闵(闵捷,简称闵,下同):任老师,非常荣幸能见到您,我们《电器沙龙》杂志,主要是宣传有关灯光音响的杂志,想通过与专家的访谈,了解一些有关音响舞美方面的东西,也希望能帮助我们提高整个行业的艺术水平。同时,希望能通过和您的交流,更好地了解这个行业,做出更好的对市场有建设性的作用。任老师是总政歌舞团的舞台美术队队长,又是主任舞台技师、音响设计,负责过很多大型演出,经验方面一定丰富。

 

任(任晓兵,简称任,下同):这次受舞美协会专业委员会韩老师推荐而来,舞美协会专业委员会是舞台美术家协会下设的分会,此外还有灯光、音响协会。我是音响协会的,我们协会的宗旨是业内同行学习、交流的平台,并把当今国际上比较优秀的音响技术、先进的设计理念引进到我们国内来。而我本人,在这个行业里干了30年,多少积累了一些经验。单纯从一些技术管理角度来谈论或者讨论一些事情的话,我们可以探讨一下。

 

闵:任老师先给我们谈谈这些年设计过哪些工程项目吧。

 

任:参加过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和中央电视台拍摄的《青春的回声》、《热血颂》、《黄河魂》、《长城百灵》等多部电视艺术片,是《中国潮》、《为了明天》、《热血长城》、《军魂》、《国魂》、《八一军旗红》、《红旗飘飘》等大型音乐舞蹈文艺晚会音响总设计。设计完成了庆香港回归七周年香港红磡体育馆大型交响合唱、歌舞晚会的音响总体设计,濮阳龙文化节、蓬莱和平友谊年、三峡旅游节、国际美食节及山东国际海洋博览会、北京大型开发区十周年庆典等大型文艺演出的舞美、灯光、音响、视频、布景、道具、烟火、动效的舞台总体设计,创作、设计、编导了《世界经典电影交响视听音乐会》及《如梦如歌》《越剧百年》等大型晚会等音响设计工程项目,完成了故宫国际博物馆日的大型庆典活动。中国歌剧《木兰诗篇》音响总设计,连续二十年的“双拥”、“八一”、晚会的音响总体设计,建军八十周年大型歌舞晚会《军旗升起的地方》舞美、灯光、音响总体设计……设计过的工程项目,确实很多

闵:这可以用身经百“战”来形容了。您现在是总政歌舞团的舞台美术队队长,总政歌舞团的规模在军队中是最大的吗?

 

任:总政还下设有几个专门进行艺术创作的团体,即总政歌舞团、总政歌剧团、总政话剧团和总政军乐团。歌舞团、歌剧团、话剧团,根据它们的名字,就可以知道它们从事的艺术创作的性质。

 

闵:任老师在刚出道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这一行呢?

 

任:这也算是因缘际会吧。1980年之前,我在北京四中上学,其间,我学习了钢琴和圆号。原来的理想是想进入乐队,从事音乐。高中毕业的时候赶上空军院校恢复招飞行员,然后我被选上了。当时检查身体很严格,在北京就检查了四遍,筛选完毕,我们学校就剩下我一个合格。当时我一心想从事音乐,也没有思想准备去当兵,就打算放弃这个机会。

后来学校方面来做思想工作,说学校几十年才选出一个飞行员,这个好机会不要轻易放弃掉,最终,我决定去。去的第一站是保定空军第二航空预备学校,学习期间因伤停飞了。 

 

闵:停飞之后,就转向这一行了吗?

 

任:对,之前有学过音乐的基础,所以又回过头重新拾起老本行,进入艺术学院,进修了舞美、灯光、音响等技术。学习完了之后就在总政歌舞团舞美队工作。当时每个人的岗位不是固定的,领导希望年轻人在各个部门岗位上轮训都能熟悉并胜任舞台工作,所以我做过很多岗位,如舞美、幻灯、拍片、灯光、音响、装置……把这一圈都做过之后,对舞台上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与熟悉,领导、演员也都认可你,根据个人的突出表现,最后才确定做音响设计、管理工作。

 

闵:当时您也有一定优势,因为您本身是有一定音乐基础的,而现在很多音响师并不懂得音乐。

 

任:这在当时也算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有了对音乐的领悟、对歌曲的理解、对节奏的把握,对音响设备的掌握都有所帮助。总政歌舞团舞美队的老一辈领导对培养年轻人也很重视,当时队里技术很强的老师手把手地带我们,所以我们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得益于队里的老领导、老师们的无私的栽培与帮助。当时的人都很无私,不会留一点儿、藏一点儿,他们会尽量教会你,让你掌握得越精越好,以便用最好的技术手段、最好的艺术表现,来保证舞台上的演出。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这一拨人是受益匪浅的。

经过这些年的摸爬滚打,从基础知识发展到掌握全面,也经历了很多坎坎坷坷。毕竟我们有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那就是我们这个团体,它要完成的演出任务都比较重大,这本身对我们就是一个锻炼,其他同行不一定有这个机会接触到。

 

闵:除此之外,任老师在这方面,做事情非常认真,毕竟这个岗位不能出错,首先精神上就要高度紧张,集中注意力;技术上也要全面,什么都要了解、熟悉。

 

任:对的。所以当时军报采访我的时候,写了一个文章,叫《给声音“化妆”的人》,通过下部队的一个实例,对我的成长过程做了简单介绍,是对我的经历进行的比较客观的一个报道。

 

闵: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这种老老实实,任劳任怨的品质很值得称赞。

 

任:干我们这一行,如果你太浮躁,就干不好,做事的时候必须静下心来,有的时候还要放下个人的一些问题、情绪,才能做好事情。毕竟音响不同于灯光、道具,它们出一点儿问题,有的时候可能看不出来,比如演出的时候,众多的灯灭了一两盏,效果不会有太大影响,人们甚至发现不了。而音响则不同,任何细微的差错都会影响到整台晚会的进行。

 

闵:确实,音响却不能有任何错误。一旦音响出了问题,可能整台演出都砸了。

 

任:所以在演出中,更要求音响师在技术上要过硬,要在很短的时间里调整好人声、音乐、节奏等。比如说,演员在舞台上唱一两首歌的几分钟、十来分钟里,不允许有任何错误。录音错了还可以再来一遍,演出的几分钟时间里,就要完全掌握好,在最短的时间里处理好。而且随着演员唱法的不同,民歌、抒情、美声、通俗等,加上演员个人自身音色的特点,调音也不同。这就需要音响师自己的理解,多听、多琢磨、多动脑筋、多分析,那么可以在演员一张嘴的瞬间,迅速抓住最好表现其声音的方法来调控。

 

闵:因为任老师是在歌舞团任音响师,而演员大多就是来自部队,那么在工作之前,就会与演员接触,从而对各演员的音色比较熟悉,平时听录音、听碟,在他们上台的时候就比较好把握。

 

任:这是有利的一个方面,但是在我们举办大型晚会的时候,不光是我们部队的演员,地方的也有,这就是靠平时的积累了,平时多听多看。大腕也好,年轻演员也好,他们自己在台上也会需要找到那种自信的感觉出来,而谁能给他自信?音响调好了,他的自信心也就树立起来了。如果他自己听得很费劲,唱的很别扭,他就有可能自己更为紧张,演出也不会达到理想的程度。

 

闵:那么在调音的过程中,有没有出现与演员对音质的要求标准不一样的情况,比如你觉得这样要好,而他觉得那样要好。

 

任:在这样的情况下,找一个比较和谐的点来处理。而关于这点,我们首先得让观众满意,让观众听得很舒服,不能说我自己听得舒服,别人都觉得不舒服,这是不可取的。还有就是,除了保证观众满意之外,还要保证演员也满意,让他唱得也很舒服。因此,要把这两个方面融合好,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闵:人越多,处理的难度就越大。

 

任:嗯,有时候演员觉得效果好,观众会觉得声音太吵、太大,受不了。有时候观众听得舒服,演员会觉得音响的力度不够、感觉不出来、不够兴奋,这歌也唱不下去。

 

闵:跟我们唱卡拉OK一样,音质好了,唱的人也特别有激情。

 

任:是的,因此要把主扩与返送的关系给协调好,而且这些本身是相互有影响的。

 

闵:我很理解,接触这一行业这么些年,知道这项工作很难称百人之心。

 

任:做一个好的称人心的音响师,你得具备多方面的素质。首先多少要懂一定的音乐知识,虽不一定要很精通,但最起码要懂音乐;第二,你要掌握一定的技术,这个技术,就是设备上的技术,包括有线技术、无线技术、录音技术等方面的东西,都要有一定的了解与熟悉,不仅会用,还要把这些音响设备搭配到最佳状态。每一个剧场、场馆,它的建声不同,像我多次参加全国各项大型场馆、影剧院、奥运会场馆等音响、灯光、机械舞台设备技术评定、评标及验收鉴定工作,每个场馆都不一样。因此各个方面的知识都要有所了解和储备,而且还要学习、掌握一些心理学。

 

闵:正是,演员有的是外向性格,有的是内向性格,有的演员内心会亢奋一些,所以想返回来的声音会更强一些。

 

任:要掌握演员的心理,导演要求的心理,现场观众所期待的心理,要如何把它们综合好,这是很考验人的。所以要做一个好的调音师,一定要具备方方面面的素质,才能运用自如地把演出烘托好、保障好

 

闵:我本身也学过乐器,有时候听到好的音乐,眼泪会出来。情绪是随着音乐来感染的,如果你也有感染到,那么你可以跟他有共鸣。那种感觉就出来了。

 

任:是的,你自己都感染不到,你如何去感染别人?有的好演员,唱歌的时候,情不自禁,油然而生的感觉,会让整个现场都引发一阵高潮。

 

闵:这跟我们做企业也是一样,有时候老板跟下属,想法一致,步调一致,人会感觉特别舒服,若是你想的跟他做的总是差半拍或者唱反调,那种感觉是很难受的。

 

任:所以说虽然从事音响的人有很多,但是这种内在的共鸣感,都不是可以轻易地用文字表达出来,完全要靠自己悟到,而且运用到调控管理上就在分寸之间的平衡掌握,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闵:这种感觉,像是另外一种境界的语言,不是我们能描绘得出来的。

 

任:有时候我跟学生讲课时说,从事调音工作,不是说你随意就可以下手去调,真正能调出好音响,真的需要自己去悟去感受,你得有这个灵性。不管哪行哪业,凡是干得好的,他多少要对本专业有一定的灵气。

 

闵:我相信任老师也有带出很多出色的学生吧。

 

任:在我这学习过的学生有很多,不管是总政歌剧团、空军话剧团、空政歌舞团、长城艺术团,都有我的学生。我在本歌舞团也带了不少学生,现在他们也都能独当一面了。我们讲课,主要是传授一些管理的经验,传递一种艺术的感觉。

 

闵:在过去的一些采访中,我们谈及一些人是半路出家,不懂音乐,对艺术也就没有独到的见解,同时也发现一些调音师过去并不懂音乐、乐器,但是他熟能生巧,经验长期积累了,也做出了成就。

 

任:打破那种境界,确实需要自己一个积淀,需要这么一个过程。我们说理解音乐,你就能跟世界交流。所有的交响音乐,包括我们当时学的练习曲,小段落曲目,都是全世界的优秀作品集中起来编成的教材。如果你学习过、演奏过,那种感觉就是不一样。

 

闵:我十分能理解这种共鸣感,同行之间聊的时候,有的人有共鸣感,那个点找得到,有的则没有,有种话不投机的感觉。那么任老师,军队的乐团与地方的一些乐团,在艺术、技术上面,有没有什么区别呢?

 

任:我觉得艺术的东西不管怎么表现,它的基础都是相通的。包括我们的音响所使用的设备,所有乐团使用的乐器,都是可以共用的。只不过表现的形式与手段是什么,这就看你侧重哪一方面了。部队要表现一种豪迈的部队作风、浓郁的民族风格、强烈的时代气息

 

闵:也就是说在要求方面,部队与地方会有所不同。一些气势、力度、硬度,会不一样。

 

任:这跟作品内容和服务的对象有着直接的关系。

 

闵:也就是部队里大多表现出战士的一种阳刚之气。

 

任:元素会偏重一些。

 

闵:那么团队这种理念或者精神,会不会灌输给团队成员呢。

 

任:每一个艺术团队都会有它们各自的团队作风和艺术风格。我们团的宗旨就是为兵服务,面向基层,面向广大官兵,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政歌舞团就要迎来建团六十周年了,届时,我们会通过高水准的晚会、多媒体影像等多种手段,全方位的展示她所走过的光辉历程。

 

闵:歌舞团到基层,到各个边防哨所,演出的器材会有所区别吗?

 

任:相对来说,条件艰苦的地方,比如边防海岛,器材更简陋一些。

 

闵:那么这种情况,音响环节要如何来调整它。

 

任:改革开放以后,部队也好,边远哨所也好,条件都在不断改善。过去没这么好的条件,要自带设备下基层。不像其他艺术团体,可能大多在城市演出,城市的条件比边海防条件要好得多。我们下基层,光是用电都可能达不到要求。有一次在一个小海岛,岛上只有一台小型的发电机,电量不够、电压不稳。但是我们不管在什么条件下,都尽量把我们的工作做到最好。有的地方条件艰苦,演到一半电断了的事情也出现过,这就要求我们在技术的掌握上更加全面,要做到更加安全、可靠、保险,如果你把设备损坏了,你的任务怎么完成?去边远地方演出,比如去新疆,卡车运着设备过天山,路况不好,一路颠簸,功放的原件都颠散了,那就要求你打开马上修好它,保证当天完成任务。

 

闵:也就是你们还要会基本的维修保养。

 

任:是的,这是我们必须要掌握的。你不可能一看到坏了就说去换一个,条件艰苦的时候去哪换?没有地方可以换,你也不能说设备坏掉了不演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在部队学习,比其它条件好的地方技术会更过硬,因为遇到的情况比较多,要求你必须处理好。所以这本身对我们也是一个锻炼。

 

闵:所以军队里的音响师如果到地方去,那种扎实的技术,过硬的本领,一定会很受地方的重视与喜欢。

 

任:对的,在部队养成的一个良好的习惯和作风,这是会伴随一个人一生的,这种理想与信念不会轻易改变。我们受过部队的教育,所以养成了这种习惯。

 

闵:不管当了多少年的兵,都会有这样一种观念根深蒂固。因为当过兵,所以会时时刻刻来严格要求自己。会有一种无形的纪律来约束、暗示自己。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正直,品德也会好。

 

任:有的演员,会觉得调音师也会看人下菜碟,大牌的调得好,小牌的调得糟,到我们这里,我们会一视同仁,不会像社会流传的那样,做点小手脚,做点小动作。用我们良好的道德水准,做好每一场演出的技术保障。

 

闵:技术过硬,政治也要过硬,作风过硬,这是区别于其他人的地方。

 

任:我们团队的作风养成,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闵:这几十年,任老师有没有接到特殊的任务呢,应该全国各地都走遍了吧?

 

任:基本上军委和总政首长赋予的重大创作演出任务,都会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去完成它。如抗洪抢险、抗击非典、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抗震救灾等现场演出保障任务,赴广西、云南老山前线,扣林山、法卡山前线演出的任务。基本上西藏、青海高原,新疆边防线,陕西、宁夏、甘肃、四川、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西、山东、安徽、江苏、浙江、江西、广东、贵州、内蒙古草原,辽宁、吉林、黑龙江、满洲里中俄、中朝边境、福建海防、云南、广西边防线,以及海南岛、舟山群岛、西沙群岛,西昌、马兰、岢岚、酒泉发射基地,等等,下基层为兵服务的同时,也把全国都走遍了。

 

闵:国外去过的地方也挺多吧

 

任:出访到过的国家和地区也很多,罗马尼亚、匈牙利、德国、波兰、朝鲜、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日本、蒙古、俄罗斯、法国、比利时、卢森堡、奥地利、荷兰、西班牙、意大利、英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南非、赞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埃及、美国、巴西、阿根廷、秘鲁等国家和地区,进行艺术交流或演出任务。

 

闵:演出最远最艰苦的地方有哪些?

 

任:我记得东海最远有一个前哨,在舟山群岛的一个礁盘,很小的一个礁盘,叫浪岗山,坐高速炮艇还要坐三个多小时,岛上没有淡水,赶上大风大浪,物资都运不上去。在天山、唐古拉山的时候,山上山下温差很大,在山下汗流浃背,在山上面穿羊皮袄,还有老山前线等。像这样条件艰苦的地方很多。

 

闵:因为一些音响企业也很关注部队的演出,这种流动演出对音响有什么要求,任老师又有何特殊感受与想法?

 

任:现在音响设备与技术都在进步,音响设备也算是我们手中的武器装备。过去的时候去老山慰问演出的时候,我们背的是南京出的电子管的功放机DK100,两支管拆下来,用海绵包好,揣好,怕损坏,到了演出场地再插上。现在则不同了,部队的文化生活很丰富,建设得很好,每年都会添置一些设备与器材。

 

闵:所以有时候会使用基层部队的器材设备吗?

 

任:我们根据实际情况,下基层演出的时候尽量不要给基层添麻烦。器材主要自己带,比较边远的地方也会利用当地现有的设备。

 

闵:我看到一些电视台的设备,会有转播车,设备都在车上,部队有没有这种放音响、调音台的车呢?

 

任:有的,今年四五月份,总政专门有一个演出流动车,在西直门宾馆展出过。音响灯光都是直接就调好了的,一开门就可以用。现在技术都在进步,也根据一些任务的需要和一些条件,设计了很多方便、快速、机动的设备,保障演出的需要。

 

闵:现在的车可以延伸、展宽、拉长,变成小型舞台,一鼓作气,非常方便。

 

任:不过也要根据场地,保障中小型演出是可以满足的。

 

闵:任老师对我们国产的器材,有什么看法?

 

任:器材方面,因为下部队为兵服务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还肩负着军队和国家重大文艺演出的使命,因此在设备的使用上,都是和国际接轨的,目前世界上最好的设备、最好的技术,都会为我们所用。我们的发展是与时代同步的,比如数字调音台、电脑灯、数字灯,都有使用。每年的双拥晚会、八一晚会,大型庆典、晚会,我们都要确保它顺利完成,因此对设备要求很严格,技术上也要过关,所以我团目前用的大部分还是进口的器材设备。

 

闵:最关键的是效果吗?

 

任:关键还是安全可靠度,因为是重大的国家军队演出,所以不能有一点儿纰漏。现在国产的器材发展还是很迅速,像一些灯具、音响、控制台都进步很大,我们大型演出中会逐渐会使用更多的国产设备。

 

闵:只要民族产品安全可靠,还是愿意支持民族产品的对吧,那么国产的音响有用过吗?

 

任:八十年代前,我们也是完全依靠国产音响设备来工作,那时候使用的音响设备如调音台、话筒、功放、音箱都是国产的,那时我们甚至连调音台都买了元件自己来做,就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了。现在条件比较好了,国内国外合资的设备,可选择性很多。但是因为我们团所担负的演出任务比较重大,所以对设备的安全、可靠性就要求更高。我相信,随着我国音响设备水平的不断提高,会有越来越多国产器材在重大演出的舞台上使用和展示。

 

编后语:

正如解放军报对任老师的采访采用的标题《给声音“化妆”的人》一样,通过对任老师的访谈,我们看到了一位训练有素、作风优良、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国家级专业音响师的素养,而这些专业素养不是一朝一夕便可速成,需要先天的学习,后天的努力,分分秒秒的积累,经年累月的沉淀方可大成,方可给声音“化妆”。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姓名:

请输入您的评论:

验证码*点击输入框获取验证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意见投诉 | 欢迎投稿 | 期刊服务 | 民用资讯 |
联系电话:020-87356490、37579473 传真:020-87679551 邮箱:dqslxzb@163.com
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 www.dqsl.cc. 粤ICP备07037932号
Powered by DQSL.CC